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

数据库导航

鲸“动”全城

2017-03-20 10:28:16

ueditor/20170320/58cf3cdc16481.jpg

3月15日下午,抹香鲸的遗体在惠州港被起重机吊出水面并装车,准备科学解剖。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姚木森 摄

ueditor/20170320/58cf3ce1d1ef1.jpg

此次抹香鲸救护行动吸引众多媒体持续关注,并纷纷出动无人机航拍展现救援过程。

ueditor/20170320/58cf3cea923cc.jpg

解剖过程中发现鲸宝宝,有专家说是世界首例,科研意义重大。

ueditor/20170320/58cf3cf274507.jpg

3月14日上午,潜水员下海对抹香鲸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测。

憾!惠深集全国数十专家未能如愿救活搁浅抹香鲸

幸!抹香鲸标本留惠将作科普展示宣传海洋保护

感动

齐心协力争分夺秒救援温暖人心探索建立联合快速救援处理机制

“此次参加救援行动,整个过程让我深深感动。”香港海洋公园外籍兽医师SarahChurgin博士介绍,此次从香港赶赴大亚湾一起开展救护工作,大家齐心协力、争分夺秒保护资源和海洋生物的举措让人倍感温暖。

来自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的廖宝林,是最早一批参与救护工作的专家,见证了整个救护过程。他希望通过此事也能探索建立起联合快速救援处理和宣教机制,让此次抹香鲸救援更有意义。

昨日,来自深圳的媒体记者张妍在救援工作群表示:政府部门的效率和责任心也必须大大点赞!越来越多环保人士相信政府能够做得更多更好!从抹香鲸救援就能看到深惠两地政府部门的全情和全程投入!

行动

过去一周,抹香鲸母子消逝在大亚湾海域的消息无疑是惠州的热点事件之一。惠深两地联合行动,汇集全国数十名专家营救一头搁浅的抹香鲸。媒体的持续报道与网友的广泛谈论,让这座城市空前地关注抹香鲸这一海洋生物的命运。如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所言,这体现了市民保护海洋爱护海洋的意识高涨,相信市民今后会更加善待海洋。

抹香鲸母子的死已成定局,除了叹息外,网上也掀起了对抹香鲸死因的分析与探索。昨日,东时记者从解剖现场及相关参与解剖工作的研究人员处了解到,目前已基本排除抹香鲸受伤致死的原因,且器官从目视角度尚未发现明显的病变。由此,抹香鲸的死因可谓扑朔迷离,研究人员目前正在做组织病理学方面的分析。惟愿抹香鲸母子的离去,能让鲸类乃至海洋生物更好地生存。

营救行动

海上建立指挥部 惠州近20年最大

3月12日傍晚,抹香鲸游入大亚湾。13日早上出街的《东江时报》,刊发了世界濒危物种——— 抹香鲸游入惠州海域的消息,成为惠州率先报道此事的媒体。然而,令参与报道的记者意料不到的是,原以为抹香鲸会在惠州渔政人员的护送下“回家”,却不曾想到抹香鲸竟遭遇了“营救之困”。事实上,一场“政府主导、专家领衔、社会参与”的抹香鲸紧急救护大行动就此开始。

对于负责全市水生生物资源保护的惠州海洋与渔业局而言,这无疑是一次考验应急和组织协调能力的救护行动。抹香鲸游入当晚,该局即紧急研究救护措施,并联合大亚湾水产资源保护区管理处派出船艇前往事发海域救护。随后,为加强现场救护的统一指挥,市海洋与渔业局、大亚湾水产资源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市渔政支队相关负责人抵达救护现场,在海上建立现场救护指挥部,统一指挥协调救护行动。

“营救抹香鲸的过程,是惠州近年来营救海洋生物行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惠州渔政支队支队长翁世滨向东时记者介绍,从惠州接力救护到抹香鲸吊离海域,四天三夜的时间,仅仅是惠州渔政部门就出动船艇40艘次,渔政执法人员370人次。其中,惠州最大的渔政船——— “中国渔政44603”(300吨级)开往并停靠在抹香鲸所在海域,作为救护行动指挥部母船。

惠州渔政支队原支队长李启文也回忆,他自1986年参加工作以来,惠州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营救行动。

专家驰援

全国数十名专家赶到现场救助

在抹香鲸进入惠州海域翌日,来自中山大学海洋科学院、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深圳海洋世界等单位的海洋生物专家组成救护专家组,立即研究紧急救护措施,惠州在场的救护人员按照专家组的意见开展救护工作。

救护行动也引起国内外科研机构的高度关注。有媒体表示,这次鲸鱼救援行动是一次各方力量的总动员、总集结。原来,受惠深两地海洋与渔业主管部门的邀请,中科院、香港海洋公园以及来自中山大学、深圳海洋世界、广东海洋大学、汕头大学、广东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数十名专家学者陆续抵达现场参与救护及指导。

“抹香鲸这一关很难过,有无主动办法救助?哪怕冒点风险!”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邬刚期盼专家出手相助。可惜,专家们在现场检测抹香鲸身体状况后,认为抹香鲸情况不乐观,甚至一度提出安乐死的建议。

专注搁浅研究的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其科研项目助理经理冼映彤向东时记者表示:“抹香鲸情况不乐观,我们可以做的事不多,自然死亡是最好的一个办法,很可惜。”

最终,抹香鲸临死挣扎,似乎带着遗憾而去。按照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通报的说法:15日凌晨2时许,值守人员发现鲸鱼突然剧烈运动,随后身体出现侧翻,此后未观察到呼吸喷水现象。经专家现场观察会商,确定鲸鱼已经死亡。

死因之谜

外伤非致命 器官无病变

抹香鲸的最大遗憾,用人类的话来说,莫过于其肚子里的孩子。在抹香鲸的解剖现场,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胎盘。遗憾的是,小鲸宝宝并未存活。厦门大学生物博物馆馆长、厦门市水陆生物研究所所长童慎汉认为难产的可能性不大。

抹香鲸此前在深圳大鹏海域被渔网缠住,因此其死亡后,网上有说法认为抹香鲸是受伤而亡。童慎汉在解剖当日曾向媒体介绍,初步解剖显示抹香鲸没有受伤,体表无擦伤,而且被渔网网住的时间较短,不是致死原因。

与此同时,针对网传抹香鲸胃里有大量垃圾这一说法。在打开抹香鲸肠、胃部后,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在网上发布了解剖工作通报,表示经研究人员对抹香鲸胃及肠部进行观察取样,二者内部均没有发现垃圾。

上述说法被媒体报道以后,有自媒体发文表示抹香鲸的死因扑朔迷离。昨日,东时记者采访了最早一批参与救护工作的专家——— 中山大学海洋科学院副研究员方亮博士,他也表示抹香鲸的死因并非外伤:“渔网缠绕不是致命伤,只是造成它行动不便。”

针对大型鲸类在搁浅时可能被自身体重压伤的说法。方亮表示:“会有一些压迫,但影响不大,因为当时它还是在水里,有一些浮力。”方亮同时透露,在剖检现场,仔细检查了抹香鲸器官,从目视角度尚未发现明显的病变,并且检查肺部时并没有发现严重的呛水情况。

由此,无论是外伤、器官病变还是难产,都被暂时排除。抹香鲸的死因,就初步检测判断而言,确实是个谜。方亮介绍,目前正在做组织病理学方面的分析,但需要点时间。

解谜要点

为什么来浅水区是核心问题

抹香鲸体型庞大,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有齿类捕食性动物。它们是所有鲸类中潜得最深、最久,因此号称动物王国中的“潜水冠军”。

有专家在现场介绍,搁浅的鲸类极有可能被自身体重压伤,导致内脏出血直至死亡。抹香鲸为什么离开深海,甚至在浅海露出背面?用人类的话来说,这有求死的意图。有科普文章指出,最容易理解的一个原因是它们因为伤病失去了行动能力,才被潮水冲上岸。在很多搁浅的鲸身上能看到被鲨鱼和虎鲸攻击的伤口,或者是被船只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打上的“花刀”。

不过,此次搁浅的抹香鲸并未出现伤口,更重要的是,方亮介绍:“抹香鲸是误入浅水区域才被渔网缠绕。”言下之意,意味着抹香鲸误入浅水区之前就可能出问题了。惠州渔政支队支队长翁世滨也向东时记者介绍,抹香鲸是群居动物,独自跑到浅海,肯定是自身出了问题。

这里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据参与营救行动的潜水员孙子童向媒体描述,在解除渔网时,抹香鲸的游动情况已经不正常,身体偏向左侧转着游动。渔网彻底解除后,抹香鲸依然一直在浅海徘徊。

“最核心的问题,可能是它为什么要来浅水区域。”方亮认为,这可能是搁浅原因(即死亡原因),也是难以找到庐山真面目的重要原因。

解剖科研

为日后保护提供宝贵信息

导致抹香鲸游到近海搁浅的因素有哪些?目前所知世界有无抹香鲸搁浅后成功救护的案例?方亮向东时记者表示,大型鲸类成功救护案例非常少,基本上搁浅了就宣告死亡。鲸类搁浅目前在学术上还是未知之谜,推测的原因有很多。对于有媒体猜测是抹香鲸声呐系统出问题才导致搁浅。方亮表示:“它的声呐有没有出问题,还很难说。”

“剖检我们主要是想了解它的死因,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意义比较重大的。”方亮介绍,同时,他协助中科院深海研究所李松海教授对抹香鲸进行听觉实验。由于成年抹香鲸的听力研究尚未看到发表的文献,所以这次实验意义也很重大。

同时,解剖过程中发现的小鲸宝宝,有专家说是世界首例解剖后发现有胚胎的抹香鲸。

“这一例怀孕抹香鲸解剖案例科研意义非常重大。”童慎汉表示,该科研成果将为日后保护这一濒危物种提供宝贵信息。

此外,东时记者从解剖现场了解到,解剖研究工作可以研究全基因组,以了解抹香鲸的种群分布;通过内脏研究可以研究其系统发育;研究骨的组织分化;通过胃内容物研究,可以对其食物资源进行评估等等。

但愿抹香鲸母子的研究工作,其成果能惠及鲸类乃至所有海洋生物。如惠州市海洋与渔业部门的感谢信所言:科研科普,是对生命最后价值的最好延续和最大尊重。下来将依托高校和科研机构,组织专家学者开展抹香鲸生理结构、分子生物学、生态及病理等方面的研究,精心制作抹香鲸系列标本,并在即将落成的市渔业研究推广中心建设抹香鲸展厅予以展示,开展科学普及以及保护海洋环境、爱护海洋动物的宣传教育。

感谢信

——— 致抹香鲸救护者们

3月12日至15日,一条长10.78米、重14.18吨的抹香鲸误入大亚湾海域被困搁浅。抹香鲸的不幸遭遇牵动了每个人的心,惠深港三地迅即反应,紧密合作,全力开展了一场“政府主导、专家领衔、社会参与”的抹香鲸紧急救护大行动。在连续四天四夜的科学救护过程中,每一个行动都充盈爱心,每一个画面都感人肺腑,每一个瞬间都温暖人心,每一个人都盼望着抹香鲸能脱困生还。虽然奇迹没有发生,结果让人遗憾,但是,大家都竭尽了全力,毕竟救护搁浅的大型鲸类在全世界也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在此,谨对你们的无私奉献、昼夜守护和爱心救援,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感谢来自中国科学院、中山大学、厦门大学、汕头大学、广东海洋大学、香港海洋公园、深圳海洋世界、广东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科研机构和高校的专家学者们,你们崇尚科学、充满智慧,科学制定专业救援方案,是本次救护行动的核心智囊。

感谢惠深两地渔政部门、公安边防部门、惠州海事部门、惠州市及大亚湾和惠阳公安交警部门,以及惠州市港务集团有限公司、惠州港业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市中医医院等机关企事业单位,是你们的精心准备、全力支持,为救护被困抹香鲸提供了各种便利,保障了救护和善后工作的顺利开展。

感谢追浪潜水俱乐部、潜爱大鹏等惠深两地公益组织和志愿者,你们热爱海洋、关爱生命,全程自发参与救护,长时间漂泊海上甚至浸泡在寒冷的海水中,只为让被困抹香鲸能回归深海。

感谢热心渔民及其他不知名的救护者,你们默默无闻,热心救护,令人感动。

感谢新闻媒体、记者朋友对本次抹香鲸救护行动的持续关注,是你们客观详实的报道,向全社会展示了各方救援力量呵护抹香鲸的温暖画面,向全社会传递了满满的正能量。

感谢社会各界对本次抹香鲸救护行动的高度关注,让我们感受到了社会各界对海洋的关心、对海洋动物的爱护,感受到了生态文明的强大号召力和感染力,更加坚定了我们保护海洋环境、爱护海洋动物的决心和信心。

专业救护,是对生命的珍惜和爱护;科研科普,是对生命最后价值的最好延续和最大尊重。下来,我们将依托高校和科研机构,组织专家学者开展抹香鲸生理结构、分子生物学、生态及病理等方面的研究,精心制作抹香鲸系列标本,并在即将落成的市渔业研究推广中心建设抹香鲸展厅予以展示,开展科学普及以及保护海洋环境、爱护海洋动物的宣传教育。

谨祝工作顺利,幸福安康!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大亚湾水产资源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2017年3月19日

延伸阅读

惠州被誉为南海海洋生物种质库

“我希望惠州的媒体多多关注海洋哺乳动物,这片海域生活着很多海洋哺乳动物。”方亮向东时记者如是说。

东时记者从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获悉,惠州海域渔业资源极为丰富:

栖息着800多种海洋经济物种和部分濒危物种,被誉为南海海洋生物种质库。有较大经济价值的鱼类400多种、贝类200多种、甲壳类100多种、棘皮类60多种、藻类30多种,其中可以开发增养殖的品种有鲻鱼、真鲷、黑鲷、石斑、魳鱼、尖吻鲈、对虾、蟹、牡蛎、鲍、海胆、贻贝、扇贝、泥蚶、文蛤、珍珠贝、江蓠等。

值得一提的是,大亚湾海区是我国惟一的真鲷鱼类繁育场、广东省惟一的马氏珠母贝自然采苗场和多种鲷科鱼类、石斑鱼类、龙虾、鲍鱼等名贵种类的幼体密集区,是广东省重要的水产增养殖基地。

知多D

抹香鲸曾是商业捕鲸第一目标

作者“瘦驼”写过关于抹香鲸搁浅科普的文章。文章介绍,从分布范围上看,抹香鲸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物种,从两极到赤道,全球各大开放海域都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人类与之发生密切关系,则要到二百多年前的大规模商业捕鲸时代。抹香鲸是商业捕鲸的第一目标,与动辄游速十几节的须鲸相比,抹香鲸游动缓慢,很难甩开捕鲸船。东时记者了解到,抹香鲸现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

约百分之一有龙涎香

文章介绍,与鲸肉、鲸脂相比,抹香鲸身上有更值钱的两样东西:一样在它的巨头里,那里有数百上千升 “鲸脑油”(sperma-ceti)。欧洲水手曾经认为那是抹香鲸的精液,抹香鲸的英文名“spermwhale”也沿用至今。现在我们知道鲸脑油的成分是十六酸鲸蜡醇酯,是绝佳的润滑剂、灯油和蜡烛原料,直到20世纪被石化产品取代。

另一样值钱玩意儿就是抹香鲸肠子里的龙涎香。虽然只有大约百分之一的抹香鲸体内可以找到龙涎香,但这是重要的制香原料,今天我们已经可以人工合成这种香料。

鲸类里也有传染病

文章也表示,鲸类里也有传染病,比如牛瘟病毒(morbillivirus),鲸类本来就起源自陆地上的有蹄类,牛瘟与人类的麻疹类似,在鲸群中有超强的传染性和致病性。

东时记者从解剖现场获悉,抹香鲸母体的皮肤和骨骼将用于制作标本,肌肉将进行无害化处理,小抹香鲸制作成浸制标本。

深海所转自东江时报http://e.hznews.com/paper/djsb/20170320/A0405/1/